暑期“研学游热”:价格是普通旅游两倍 部分游多学少

报道:

  新华社成都8月30日电 题:暑期“研学游热”背后:价格是一般旅行一两倍,有些游多学少口碑差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吴晓颖、赵琬微、谢樱、廖君

  自2016年国家相关部门联合发文,要求将研学旅游纳入中小学教育教学计划后,研学游日渐升温,成为很多学生暑期标配。“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创造,研学游极大丰盛了学生的暑期生活,但也闪现了价格虚高、名不副实、游多学少等问题。一些研学游承办机构甚至不具备资质,有的旅游社通过“中间人”打通关系与学校合作,一些研学项目“中间人”的返点达20%至30%。

  研学旅游渐热 一些项目游多学少口碑差

  教育部教育开展研究中心研学旅游研究所2018年对全国31个省区市的4000多所学校、3.3万名家长开展随机抽样调查,创造全国研学旅游学校参与率平均为38%,其中上海最高,到达66%。

  四川省旅行协会研学旅行分会会长许文祥说,研学旅游把课堂搬到户外,将学习融入旅游,让青少年在“知行合一”过程中增长见闻,提升人文素质,追找“诗和远方”。

  研学游受到不少学校和学生的欢迎。洛阳市伊川县鸦岭镇第一初级中学今年组织学生参观洛邑古城研学旅游基地,校长张建伟说:“学校在山区,资源相对匮乏。孩子们在洛邑古城穿汉服、制作毛笔、体验河洛大鼓,真切体验了传统文化,开阔了眼界。”

  北京高一学生小陈对学校组织的敦煌研学念念不忘。“之前和父母去过敦煌,基本就是走马观花的‘打卡游’。研学就不一样了,老师让我们提前做了功课,现场有十分详细的讲解,每天晚上还组织知识比赛。现在我们对敦煌的历史文化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研学游虽热,但也有一些项目口碑并不好。不少参与过研学游的学生反映,项目价格高,但游多学少,收获不大。

  “15天,团费近4万元。”成都李女士告诉记者,读初中的女儿暑假参加了美国研学团,价格远超一般旅行,其实也只是走马观花。甘肃李先生说,女儿参加学校组织的5天赴川研学团费用5000元,坐的是火车,吃的是简餐,参观大学是免费的,途中参加了一场球赛、一次手工课。“学校说必须参加,不然孩子综合素养评价就通不过。”

  “住在廊坊,每天去两个景点,每个景点遨游时光不到2小时,跟一般旅游团没什么区别。”谈起刚终止的暑期北京研学旅游,四川内江高一学生小李疲倦中透着失望,虽然去了渴望中的清华大学,但不过是在校园逛一圈就走了,没什么收获。

  价格是一般旅行的1.5至2倍,一些中间人返点高达20%至30%

  记者采访创造,相较于同期相似行程的一般旅行,研学项目要贵不少,特殊是国外研学项目,价格通常是一般旅行的1.5至2倍。如某公司推出的日本阪东文化体验研学营8天1.68万元,而在携程等旅游平台上,相似行程的费用均价不到8000元。

  一家旅游社负责人告诉记者,研学市场当前是渠道为王,学校是各方争抢的资源。一些旅游社通过从事教辅教材、校服生意的“中间人”打通关系与学校合作,“中间人”和学校会抽取回扣;国内研学项目返点普通是10%,一些国外研学项目返点可高达20%至30%。

  2016年,国家旅行局出台规定明确,研学旅游的承办方应为依法注册的旅游社,但实际上,不少承办机构不具备资质。业内人士估算,武汉市经营研学业务的机构总计逾千家,其中具有旅游社资质者不脚四成,大多为各种培训机构、俱乐部。一些承办机构把旅行项目简单包装成研学项目,有的仅仅是把活动行程单变为研学手册,有的项目内容碎片化,随意性强,有的还存在安全隐患。

  由于成效不够理想,投诉事件时有发生,但维权艰难。一些家长反映,由于研学行业目前没有统一的制式合同,双方签订的合同是由企业自行拟定的,条款设置较为粗放,消费者往往难以将其作为维权根据。

  北京罗女士的孩子在云南参加了一家公司组织的“热带雨林与野象爱护”研学项目,不包括机票费用16999元。结果项目与宣传的差距很大,食宿条件普通,课表上列的无数所谓国际课程、实验室课程等也是敷衍了事。“比如餐饮这一项只写了‘12顿早餐,12顿晚餐’等内容,没有对餐标等举行规定,想维权很难。”罗女士说。

  明确标准,促举行业规范开展

  为促进研学旅游行业的规范开展,部分省区市陆续出台规范文件。安徽省规定,严格规范研学旅游线路,小学不出市,初中不出省,高中不出国;严格规范研学旅游的收费及相关行为,禁止学校或与学校有利益关系的企业借研学旅游举行创收和获利。

  一些老师认为,研学旅游不一定要走多远,重要的是真正做到“知行合一”。广州市从去年起研发馆校研学系列课程,选取17所中小学校、幼儿园与11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合作研发17门馆校合作课程,涵盖体验型课程、探索型课程、拓展型课程和实践型课程等不同类型。广州市广雅中学学生孔诗媛深度体验了“听”见粤博——口述影像助盲公益研学课程,“我学到了无数新知识,在和视障同学交流的过程中,也训练了我的语言能力和亲和力。”

  记者调查创造,虽然部分地方明确规定,研学旅游应由教育主管部门负责基地评审、课程指导,由旅行治理部门负责承担机构的审查、治理等,但目前由于短少统筹协调,机构、基地、研学导师、课程内容、教育成效等方面都短少明确标准。业内人士建议,尽快制定研学旅游的系列标准,同时由教育、市场监管、旅行等部门联合加强对违规行为的监管,让研学市场有序开展。

  许文祥建议,可借鉴中小学食堂大宗食品定点联合采购平台经验,推行企业准入资格制度及黑白名单制度,严格准入门槛,让研学旅游回来公益、教育的初衷。 记者小高报道

售前咨询

技术支持

合作建议